邵增虎 ▏我的生命属于泥土 发布时间:2020/8/7 点击:1159

我的生命属于泥土

文 / 邵增虎


我退休之前,一直画人物,画的多是主题性人物创作。主要的几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了。近二十多年来我再也没画过人物,一直画风景, 有位朋友对我说:“你不画人物,可惜了!”其实,画人物真的不是我的最爱,我的生命,属于泥土,我生在安徽省绩溪县的一个山沟里面,五岁开始放牛,我在泥巴地里摸爬滚打直至小学毕业,家乡的山山水水。儿时的记忆,早已溶进了我的骨髓,我对大自然有着肺腑之爱。在县城读完初中一直到大城市广州读完美术学院,然后入伍,当了三十多年的军旅画家。在人堆里混了几十年直至退休。 


一朝自由了,条件成熟了,我立马离开喧嚣的城市,遁入了山林。从少儿到八十老翁,我的生活就像画了一个圆圈,又回到乡间,我这个从土中长出的东西又复归于土。落叶归根,又回到了原点,我又成为了山民。我在山里弄了一个住处,又在离住处五里外的地方盖了一间画室,一个朋友把他的养猪场给了我,改造后的画室宽敞明亮,每天一早我从住处行走到画室,大约半个小时路程。一路上都是好风光,空气是甜甜的,松树发出涛声,溪水静静流淌,芦草迎风摇摆。奇石突现眼前,天上飞 着白鹭,路边窜出山鸡,鸟叫蛙鸣。又见远处农家炊烟飘缭,一路都是图画。冷天一到画室,我先烧起一炉柴火,顿然温暖全身,几杯热茶下肚,我便开始作画。我画风景,不画名山大川,不画高山大海,不曾去过,不曾看过的风景,我也不画,我就画我最熟悉的事物,我画草木、画石头和水,画田园农舍,画我的老朋友——老黄牛。有一位先生登门求画,要我帮他画几匹马,我谢谢他说:对不起, 我不会画马,只会画牛。我作画比较刻苦认真,态度好但不等于画好。现在作画,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画家都用减法,一以当十,简练潇洒,一笔下去什么都有了。而我一个八旬老翁,用的却是加法, 一个劲儿往画布上堆颜色,层层叠加,愈画愈厚, 像一个年青人作画,或像一个啰啰嗦嗦的老太婆说不清楚一件事,这也没办法,人家巧,我笨,我搞不来。为了给自己一点自信,我想起了关山月老先生说过的一句话:“快画快看,慢画慢看”。我画得慢,是不是耐看一点呢?


我作画以土地为师,深厚的土壤藏污纳垢又养育万物。画家也离不开深厚的文化土壤,吸纳艺术成长的要素,塑造自己的人格素养。观察发现大自然万物奥妙无穷的美的所在,需要有眼有心,需要审美的悟性,才能把平凡的东西画得不平凡,把不起眼的东西画的有看头。一画几十年过去了,感叹于志大才疏,想想土地那么深厚,自己又是那么浅薄。祈祷上帝再多给我几岁年纪,是否还可以个有进步呢!